首页 > 最新研究
黄国雄:京津冀一体化是伪命题
时间:2014/06/11 15:45 来源: 作者:

    京津冀一体化的问题,我说这是一个“伪命题”。一体化是各种元素重叠在一块。单从行政来说,整个行政上(的协同)都没有解决,一体化怎么实现?一体化过程中的差别要不要承认?河北保定要建一个副中心,唐山要建副中心,廊坊要搞副中心,都在抢副中心......而郭金龙说了一句话,副中心就是通州,其他地方别想了。行政上这个问题没解决。要么就承认差别。整个要素的整合,整个财政的统一核算,整个财力的平衡,目前还做不到。还要从长远的发展来考虑。所以一体化的内容涉及到政治的问题,涉及到分配的问题,涉及到利益的问题,大家后面可以讨论。以下我提出下面几个问题。

    第一,建设城市经济综合体可不可能?最大的就是商业的组合体,有商业有业态的组合体。从这个角度给我们流通提出一个新的问题。所以提出一体化就是媒体的炒作观念,是地方政府的一厢情愿。

    第二个点就是如何提高流通领域的内涵?拓宽流通思路,更好探讨现代流通所存在的问题。这是我的第二个问题。

    第三,我最近写了一篇文章,提了几个问题,我想和大家共享一下,也为G30以后研究做参考。中国零售业面临新的挑战。当前形势是压力还是动力?是调整业态,还是回归理性经营?我们通过中国商贸监测百货业运行的情况,全面探索这个问题。就是如何来研究通过转变方式回归理性经营?这几年应该说是不理性的。

    第四个问题,保七争八还是重点提高市场产销率的问题?我们都在提保七争八,但我们最大的问题是我们的产销率只有96%-97%,所以每年有三到四个产值没有出现价值,工业部门出现调整。进入流通领域后,还有1%-2%在流通环节,所以从这个额角度来看,百分之七也好百分之八也好,必须扣除这个市场沉淀,所以你的增长速度就打了一个折扣。我觉得重点在于如何提高产销率。产销率不提高,增速再大,到最后打了折扣没实现。这是第四个问题。

    第五个问题。要挖消费的富矿,富矿是靠挖靠整,还是我们要研究方式转变的问题?这是重大的研究考验。

    第六个问题,我们企业目前的问题还是走老路靠政府、靠救助,还是靠市场来提高企业的内在素质?整体来看不是政府来救助的问题,一些政府做无用工程来“支持”企业的发展,良好的愿望与市场经济的规律是相违背的。

    第七个问题就是重产品还是重服务?如何促进三经服务的发展?

    第八个问题就是向“东”还是向“西”?如何走中国商业发展道路?我觉得中国改革前30年我们是向“西”的,开放、引进、复制,走人家的路。现在要走中国商业化的路,走自己的路,要向“东”看,看我们自己,走出自己的发展道路。

    还有一个问题是争大还是保小?如何重在科学定位问题?大也要,小也要,大小如何定位?如何分工?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新的问题。还有提出了是搞平面商业还是搞立体商业?如何构建四网联动的网络经济?(四网就是网上交易,连锁配送网络,物流网络,企业自销自售网络)。是纵向流通还是横向流通?如何构筑平台经济?我们过去主要是纵向流通,市场放开以后完全可以横向流通作为主体,除了重要的救灾物资以外,国家不要插手。还有一个问题是模式化经营还是差异化经营?特色经营还是获得特色的利润?模式化经营仅能取得平均利润,甚至连平均利润都赚不到,而只有差异经营才能获得特色利润,才能在企业竞争中得到发展。要规模还是要效益?如何寻求规模与效益的最佳结合点?这几个问题我提出来给大家参考,作为我最近一段时间,结合当前实际问题要深化研究的方向。(本文内容根据研讨会录音整理,发表前未经本人确认。)

责任编辑:戈宇

G30研究 more
流通排行榜
物流园区
G30系列丛书
产业战略联盟
合作伙伴
网站访问量